?
A+ A-

樊全凱 扎根青州為戲而癡

來(lái)源:濰坊晚報   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6-27 14:37:49

  

  樊全凱1953年演話(huà)劇時(shí)留影。

  樊全凱在1994年“南苑杯”京劇票友大賽中表演《武家坡》。

  樊全凱離休后,從云南來(lái)到青州,被這里濃厚的京劇氛圍深深吸引。她看好青州老年票友的水平,便聯(lián)系各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,建立了老年藝術(shù)團。她在團長(cháng)兼京劇隊隊長(cháng)的位子上一干就是20年,耄耋之年的她還組建微信群,定期組織開(kāi)展京劇線(xiàn)上交流。

  云南來(lái)的戲癡

  組織能力出眾

  1993年清明節小長(cháng)假剛過(guò),青州市老干部局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老干局)接待了一位從云南轉來(lái)代管的女干部。辦完手續,女干部一氣兒報了老干局的三個(gè)班:京劇、保健、舞蹈。

  她叫樊全凱,從云南省保山市青少年宮主任的職務(wù)離休,移居青州僅僅七天。

  樊全凱原籍大理,14歲讀中學(xué)時(shí)參加中共地下黨的外圍組織“民青”(新民主主義青年團),秘密貼標語(yǔ),搞宣傳。樊全凱從小喜歡文藝,在部隊、在地方,都是文娛活動(dòng)熱心的參與者和組織者。1981年保山成立青少年宮,她被調去擔任一把手,如魚(yú)得水,青少年宮的紅領(lǐng)巾藝術(shù)團到昆明參加全省會(huì )演,兩個(gè)舞蹈獲得一等獎,她也榮獲云南全省文藝工作先進(jìn)個(gè)人。1990年,55歲離休,她馬不停蹄組織保山老年演唱團,各項活動(dòng)開(kāi)展得紅紅火火。

  因為兒子、兒媳大學(xué)畢業(yè)后都在益都中心醫院從醫,樊全凱告別家鄉,不遠千里來(lái)到青州。然而,與其說(shuō)樊全凱是撲著(zhù)兒子兒媳來(lái)的,不如說(shuō)是為青州的京劇票友而來(lái)。

  “外來(lái)戶(hù)”樊全凱屬于貨真價(jià)實(shí)的京劇癡心愛(ài)好者,她藝術(shù)水準不屬頂尖,但對于青州京劇票友的組織、活動(dòng)開(kāi)展做出的貢獻,卻是公認的。

  當時(shí)老干局京劇班有朱書(shū)亭、王明志、劉繼忠等幾個(gè)退休老演員,醫藥公司退休的黃增春,還有青州一中的前總務(wù)主任鄭廣榮。京劇班規模不大,樊全凱感覺(jué)不過(guò)癮。某天,她在偶園發(fā)現了一伙高手,經(jīng)常在一起演唱,一打聽(tīng),大多是從青州市京劇團退休的,有姚玉顏(唱大青衣)、紀少祥(琴師,人稱(chēng)“膠濟線(xiàn)上一把琴”)、趙云霞(藝名趙小翠,唱青衣,為紀少祥妻)等,他們跟小營(yíng)村的賈興緒等人一起排戲、演戲,經(jīng)?;顒?dòng),也很專(zhuān)業(yè)。樊全凱偷偷看、偷偷學(xué),這些人見(jiàn)她熱心,演出時(shí)就叫她報幕。融入其中之后,她就以偶園的活動(dòng)為主。不久,為了組織重陽(yáng)節的京劇票友演出活動(dòng),她跑文化局、民政局、老干局等單位,得到支持。偶園小團體重陽(yáng)節演出大獲成功,樊全凱的組織能力和活動(dòng)能力初露鋒芒。

  發(fā)現票友水平卓越

  跑部門(mén)組建藝術(shù)團

  樊全凱走南闖北,她感覺(jué),青州京劇票友的水平和規模,比許多地級市都要高出一大截。同時(shí)她也感到,這么多高水平的票友,卻未能形成一個(gè)有效的組織,大大影響了演出水平,未免太可惜了。想到就做,她訪(fǎng)能問(wèn)賢,想找一個(gè)熱心人出山,把票友們組織起來(lái),“形成一個(gè)拳頭,拿出精品,代表青州票友的水平”。設想不錯,但實(shí)施不易。她不氣餒,繼續上下求索,終于輾轉得到市領(lǐng)導支持,指示老干局落實(shí)。

  老干局有關(guān)領(lǐng)導專(zhuān)程到偶園找到樊全凱:“老樊回去吧,回老干局,你看看怎么把我們的藝術(shù)團和京劇隊搞起來(lái)。”樊全凱也不客氣,說(shuō),她如果回去,建議把現有京劇隊、舞蹈隊、歌唱隊建設好,組成一個(gè)老年藝術(shù)團。

  建議方案很快得到落實(shí)。樊全凱成為老年藝術(shù)團(后改名老干部藝術(shù)團)團長(cháng),兼京劇隊隊長(cháng)。在偶園活動(dòng)的票友大部分隨她加入老年藝術(shù)團京劇隊,成為骨干。

  在老干部藝術(shù)團團長(cháng)兼京劇隊隊長(cháng)的位子上,樊全凱一干就是20年。

  樊全凱充分調動(dòng)幾個(gè)老戲骨的積極性,帶著(zhù)大家排傳統戲,從折子戲到全本戲。從1995年到2000年,共排出了《鳳還巢》《四郎探母》《紅鬃烈馬》《玉堂春》《大探二》《秦香蓮》等六個(gè)全本戲。排戲不容易,但大家熱情很高。光是排演《四郎探母》就需要20多個(gè)演員,加上樂(lè )隊,演出時(shí)共三四十人。

  2011年,她對領(lǐng)導說(shuō):“我78歲了,年紀大了,腿也不太靈光了,還是辭去老干部藝術(shù)團團長(cháng)的職務(wù)吧。”領(lǐng)導讓她改任老干部藝術(shù)團黨支部書(shū)記,仍分管京劇隊,直到2015年,仍任名譽(yù)團長(cháng)。

  樊全凱并不滿(mǎn)足于既有的成績(jì),她又把目光投向了濰坊城區及臨朐、壽光、昌樂(lè )等縣市,組織成立了京?。ㄆ庇眩┞?lián)誼會(huì ),除平時(shí)加強交流外,還由青州、濰坊城區及昌樂(lè )、臨朐、壽光輪流做東,每年進(jìn)行一次交流演唱活動(dòng)。每次會(huì )演,各縣市京劇票友都精心準備,亮出絕活,演出水平相當高。

  在這幾個(gè)縣市的京劇票友中,提到“青州老樊”,無(wú)人不知,無(wú)人不曉。

  80多歲了,腿腳也不太利索了,可她玩得更大了。

  她幾乎每天下午都唱京劇,青州市區各個(gè)京劇票友活動(dòng)點(diǎn)都能聽(tīng)到她的聲音。有的活動(dòng)點(diǎn)遠,她騎著(zhù)電動(dòng)三輪車(chē)前往。她家也是活動(dòng)點(diǎn)之一,每周有固定的兩個(gè)下午活動(dòng),幾個(gè)票友,有唱的,有拉琴的。

  耄耋老樊與時(shí)俱進(jìn)

  線(xiàn)上組織“演唱會(huì )”

  耄耋之年的她與時(shí)俱進(jìn),拉了一個(gè)“梨園京韻群”微信群,平時(shí)交流學(xué)習體會(huì ),每月20日晚上7時(shí)30分,在網(wǎng)上開(kāi)京劇交流會(huì ),雷打不動(dòng)。節假日則加場(chǎng)網(wǎng)演。各地票友提前將視頻或錄音發(fā)到網(wǎng)上,由她排定順序,依次播放。這個(gè)群的成員有來(lái)自省內青島、煙臺等地的,有來(lái)自河北、四川、云南的,還有旅居海外的華人,目前已達200多人。

  當群主要操很多的心:要全面了解各地票友的情況;安排交流會(huì )播出順序時(shí),要考慮到票友的年齡、身體狀況,平衡各種流派和地域??傊兴鶄戎?,照顧到方方面面。各地票友都非常滿(mǎn)意。此外,她還根據票友提議,組織開(kāi)展各類(lèi)專(zhuān)項活動(dòng)。

  在疫情期間,“梨園京韻群”每月一次的網(wǎng)上直播活動(dòng)改為每周五晚上一次,名稱(chēng)為“以藝抗疫京劇晚會(huì )”。2020年5月1日晚,筆者在手機上觀(guān)摩了該群的“慶五一國際勞動(dòng)節 賀我國抗疫初獲勝利網(wǎng)絡(luò )演唱會(huì )”。共19個(gè)節目,歷時(shí)兩小時(shí),全程由樊全凱主持。與線(xiàn)下演出不同的是,網(wǎng)友們的贊揚和交流穿插節目間,顯得格外熱鬧。有三個(gè)來(lái)自青州的節目,其中一個(gè)是青州市藝術(shù)劇院京劇團的,一聽(tīng)就專(zhuān)業(yè)。其他參演網(wǎng)友分別來(lái)自淄博、青島、濟南、邢臺、昆明、成都等地,還有一位居日僑胞。所有節目表達著(zhù)對京劇的熱愛(ài)。

  眼下,年近九旬的樊全凱依然主持著(zhù)“梨園京韻群”,依然每天樂(lè )呵呵地唱京劇。

責任編輯:邢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