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A+ A-

濰水劍 | 打擊網(wǎng)售盜版書(shū) 別像“打地鼠”

來(lái)源:濰坊新聞網(wǎng)   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6-28 09:39:49

打擊網(wǎng)售盜版書(shū)

別像“打地鼠”

□濰坊融媒評論員 于哲

  據《南方都市報》報道,電視劇《我的阿勒泰》熱播后,帶火了作家李娟系列圖書(shū)的銷(xiāo)量,也讓盜版書(shū)商看見(jiàn)了生意。調查發(fā)現,《我的阿勒泰》這本書(shū)在電商平臺最低幾元就能買(mǎi)到,經(jīng)出版社鑒定均是盜版書(shū),而相關(guān)店鋪竟被平臺大數據“置頂、推薦”。部分短視頻平臺直播間以“拆遷閉店”“一元一本”為噱頭,為售賣(mài)盜版書(shū)的鏈接引流。有店鋪客服告知“1∶1影印,內容保證一樣”。

  近年來(lái),隨著(zhù)電商行業(yè)的迅速發(fā)展,圖書(shū)行業(yè)銷(xiāo)售渠道也發(fā)生了顯著(zhù)變化,特別是隨著(zhù)直播帶貨的異軍突起,各大“網(wǎng)紅”直播間內,各類(lèi)圖書(shū)交易紀錄更是隨時(shí)被刷新。與傳統的圖書(shū)銷(xiāo)售模式不同,線(xiàn)上圖書(shū)售賣(mài)更為方便快捷,但也滋生了不少亂象,盜版圖書(shū)走上電商平臺就是其一,這對互聯(lián)網(wǎng)生態(tài)、市場(chǎng)經(jīng)營(yíng)環(huán)境、出版業(yè)合法權益和知識產(chǎn)權保護等方面都帶來(lái)不小的傷害。

  在網(wǎng)絡(luò )購書(shū)已成為圖書(shū)銷(xiāo)售主體渠道這一大背景下,一方面是盜版圖書(shū)屢禁不止,另一方面是部分電商平臺與盜版圖書(shū)銷(xiāo)售商之間有著(zhù)“剪不斷,理還亂”的關(guān)系,對入駐商家缺乏監管。面對消費者的投訴,有的平臺則“只針對商品,不針對賣(mài)家”,盜版圖書(shū)鏈接下架后,店鋪過(guò)幾天換個(gè)鏈接換張圖,同樣的盜版書(shū)又能重新上架,開(kāi)啟新一輪循環(huán)。因此,在消費者眼中,電商平臺打擊盜版就像“打地鼠”,看似冒頭就打,卻沒(méi)有實(shí)效。

  面對這種情形,許多出版社表示,一是取證難、維權成本太高,二是投訴周期長(cháng)、治理手段單一且賠償額低,三是隨著(zhù)新技術(shù)和新業(yè)態(tài)的出現,讓盜版行為不斷改頭換面,盜版銷(xiāo)售變得更加隱蔽。但隨著(zhù)我國加快推進(jìn)知識產(chǎn)權強國建設,對出版社而言,打擊盜版圖書(shū)可借助的法律武器會(huì )越來(lái)越有力。

  保護知識產(chǎn)權就是保護創(chuàng )新,良好的文化環(huán)境容不下盜版橫行,電商平臺更不是盜版圖書(shū)的“法外之地”。針對網(wǎng)絡(luò )銷(xiāo)售盜版圖書(shū)這一“頑疾”,首先需要各大電商平臺認真落實(shí)主體責任,建立健全針對盜版圖書(shū)的審核制度和處罰機制,通過(guò)建立信息平臺、綠色通道,讓維權交流更暢通,問(wèn)題處理更高效。同時(shí),需要全社會(huì )共治,出版機構應與內容生產(chǎn)者、版權所有者、銷(xiāo)售平臺、經(jīng)銷(xiāo)商、消費者、政府監督管理部門(mén)和執法部門(mén)等形成合力,實(shí)現“法律亮劍、監管重拳、平臺治理、消費者抵制”的良好治理局面,從而徹底鏟除盜版圖書(shū)滋生的土壤,真正實(shí)現創(chuàng )作者出好書(shū)、消費者買(mǎi)好書(shū)、全社會(huì )讀好書(shū)的良性循環(huán)。

責任編輯:平小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