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A+ A-

快來(lái)這里擁抱夏天

來(lái)源:濰坊新聞網(wǎng)   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6-28 14:43:24

  濰坊日報社濰坊融媒訊 壽光林海生態(tài)博覽園瀕臨渤海萊州灣。這里原是一片重度鹽堿地,經(jīng)過(guò)人們的努力,變成了一片“綠洲”。眼下,這里正是旅游旺季。

  “接天蓮葉無(wú)窮碧,映日荷花別樣紅。”進(jìn)入6月份,博覽園內的3000多畝荷塘綠意盎然,200余種荷花爭奇斗艷,蔚為壯觀(guān)。尤以大灑錦、友誼牡丹蓮、俊杰、東方紅等荷花品種最為著(zhù)名,盛花期將一直持續到9月上旬。作為天然濕地,良好的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讓這里成了鳥(niǎo)兒棲息的家園,吸引了蒼鷺、白鷺、野鴨、天鵝等大量野生鳥(niǎo)類(lèi)。它們或在植被間休憩,或追逐嬉戲,隨手一拍,就是一幅鳥(niǎo)類(lèi)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畫(huà)卷。

  除了好看的荷花,博覽園內還有大片向日葵,等你邂逅一場(chǎng)夏日的限定浪漫。那金黃的花兒昂首向陽(yáng)綻放著(zhù),就像那充滿(mǎn)活力的少年。選一個(gè)好天,穿上淺色的衣服,置身向日葵花海中,出片率自然不用多說(shuō)。

  此外,博覽園內“渾水摸魚(yú)”、極速卡丁車(chē)、恐龍樂(lè )園、游船碼頭、十里桃林釀酒坊等項目,都很適合大人、小孩體驗。不僅要玩好還要吃好,在這里可以品嘗林海麻鴨蛋、林海走地雞、林海全魚(yú)宴、鐵鍋燉大鵝等,食材均是純天然的,營(yíng)養豐富、味道鮮美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該博覽園推出優(yōu)惠活動(dòng),即日起至8月31日,凡持中高考準考證的應屆畢業(yè)生(包含春季高考)均可享受免景區門(mén)票的優(yōu)惠。

  荷花美艷,生態(tài)美好,氣溫舒適……這個(gè)夏天,不妨來(lái)這里感受一番清涼和愜意。

  

這里有九十九種荷花

   天亮亮的,卻飄起了絲絲的雨來(lái)。車(chē)在雨幕里不急不緩地駛著(zhù),唰唰的雨聲里,是平坦的原野,是油綠的稼禾。

   這是壽光的北部。

   老鄉說(shuō)起了往昔的壽北。那時(shí)這里荒草茫茫,一望無(wú)際。黃土袒露處,是白色的鹽堿,偶有幾棵樹(shù),頂端的樹(shù)枝早已枯干,只有丫杈上綴著(zhù)幾簇枝葉,瑟瑟在風(fēng)里。成群的狐貍出沒(méi)在荒冢間,有的竟跟著(zhù)人,走到村頭,學(xué)著(zhù)小孩子的哭叫聲嘶唳。那片低洼地里,有紅毛兔子,常常窩趴在紅荊檉柳的枝條上,當空中盤(pán)旋的老鷹發(fā)現了它,俯沖下來(lái),利爪就要抓到它的一剎那,紅毛兔子突然從紅荊上蹦走,紅荊條“騰”地彈起,老鷹就慘死在紅荊條下。那紅毛兔子回頭看看,撅撅尾巴,揚長(cháng)而去。

   老鄉的一番話(huà),讓我毛骨悚然。

   “真是這樣的嗎?”老鄉說(shuō),現在不是這樣的了。

   說(shuō)著(zhù)話(huà),就到了渤海的南岸,壽光的北端,這時(shí)雨也漸漸停了。在路的左側,現出了一片空曠,空曠處有一門(mén),招牌上赫然寫(xiě)著(zhù)“林海生態(tài)博覽園”。

   走進(jìn)大門(mén),迎面壁立著(zhù)兩架木制的水車(chē),這只有在水鄉里才有的物件,竟然也立在了這林海里。水車(chē)那斑駁的黑,讓人疑心是明清時(shí)的遺物,高高的,如屏;巍巍的,似山。如屏似山的水車(chē),障住了人的眼目,園內的景色就如“猶抱琵琶半遮面”了。

   不能直入,我轉向了西北。

   西北側是濃濃的刺槐林,若是陽(yáng)春三月,這里就是香雪海,如今已是綠意一片了。一幢幢小別墅,從樹(shù)隙里露出青墻紅瓦,紅磚鋪成的蹊徑,一直伸向槐林的深處?;绷值耐鈧仁嵌瑮?,樹(shù)皆青壯,枝干泛著(zhù)油光,碎玉般的葉下,棗兒嫩嫩的,閃著(zhù)翡翠般的光亮。

   博覽園的中央是柳行荷鄉。絲絲柳簾掩映著(zhù)片片碧水,一座巨大的鼎——九州鼎,矗立在水中,在茫茫的天幕里,閃著(zhù)古銅色的幽光。我貓著(zhù)步,踏著(zhù)顫顫悠悠的吊橋,登上了九州鼎,就見(jiàn)盈盈一水,迤邐繞在了鼎的周?chē)?/p>

   垂柳在水邊隨風(fēng)舞動(dòng),掩映簾泊;紅鯉、白鰱游戲在水里,激起微浪。水的外側,環(huán)著(zhù)九十九個(gè)池,種了九十九種荷花。

   一條平整的小路,為九十九種荷花鑲了邊,再向外拓去,圍了九個(gè)大塘。這一塘,翠蓋紅裳,罩住了碧水;那一塘,則是亮亮的,如光明的秋空。相間相隔,別有一番情致。為荷者,可觀(guān)花食藕;泊水者,是不沉湖,可以放心地漂在上面。這塘里賞罷了荷,即可到不沉湖里去戲水。

   九塘之外,更有大塘,亦是紅荷、白荷,滿(mǎn)滿(mǎn)當當,一片蓮藕的世界。盡管荷花香遠益清,但居高臨下觀(guān)望,是不能使人滿(mǎn)足的。“看花不易窺全面,三千蓮媛總低頭”,說(shuō)的就是遠觀(guān)看不全面,走近了才可以看清那捧心西子之態(tài)。

  

   從鼎上走下來(lái),去細細觀(guān)賞那九十九個(gè)池子中的九十九種荷花。那片片的綠,點(diǎn)點(diǎn)的彩,密的,層層疊疊溢出了池壁;疏的,三三兩兩,亭亭地立著(zhù),疏密皆十分得體。那高的,花葉越過(guò)了人頭;矮的,剛剛浮出水面,卻高低皆有韻致。荷葉大的,如蓋,花苞如拳;荷葉小的,如娃娃的手掌,即使盛開(kāi)的花朵,也僅是稚童的一握,卻大小皆能怡人。色有紅白橙黃,又分濃淡深淺。楊萬(wàn)里贊荷花:“恰似漢殿三千女,半是濃妝半淡妝。”移來(lái)狀此,倒也貼切。

   走在那鑲邊的路上,一品一品地看。一捧雪,皎皎的;狀元紅,艷艷的;雪碧蓮,翠翠的;那紅香樓,是嬌小的葉,深紅的花;小明星,則葉鋪水面,花僅幾枝,粉粉地立著(zhù);紅牡丹,葉小,花小,卻紅艷無(wú)雙。還有玉碗、明媚、小喬、紅飛荷、寶蓮燈、觀(guān)音面、七彩幻夢(mèng)、風(fēng)清月白、粉面佳人、雪膚花容……

   我的筆有些枯澀,詞匯也感到了枯竭,列上兩行名字,讓人去想象它們的嬌容吧??勺叩侥浅?ldquo;嬌容三變”前,卻不能不停下來(lái)說(shuō)上幾句。那荷,碩大無(wú)朋的葉,漲滿(mǎn)了一池,那蕾那花,待放正放,躍出了十枝八枝。蕾為深紅;半開(kāi),變成粉彩;全放,已是如雪一團了。忍不住擎起沉甸甸的一枝,細看那白玉般的瓣,金絲般的蕊,清香淡出,卷舒天真。“素手把芙蓉,虛步躡太清”的意境,讓我豁然明了;那空靈,那明凈,也朗悟了佛何以用蓮為座,佛國何以稱(chēng)為凈土了。

   看罷九十九種荷花,游興更濃,就見(jiàn)大塘岸邊停了一葉小舟,相約而上,竹篙點(diǎn)岸,輕楫擊水,又去體味那“船移分細浪,風(fēng)散動(dòng)浮香”的韻致。那荷葉,有的平鋪在水上,隨波蕩漾,葉上晶瑩的水珠忽圓忽長(cháng);有的挺出如傘蓋,姿態(tài)端麗,氣息清新而幽長(cháng)。那苞那花躍出葉上,靜靜地舒展著(zhù),高者拂面,低者齊胸,萬(wàn)柄搖風(fēng),一水皆香。闊葉嬌花倒影在水里,小舟移動(dòng),花葉輕搖,槳櫓劃破水面,那影也徘徊零亂起來(lái)。魚(yú)兒在荷下唼喋有聲,不時(shí)把嘴露出,與人相戲。停在花上的蜻蜓飛起來(lái),忽上忽下,一會(huì )兒又悄悄停在了荷尖上。荷越來(lái)越稠,不忍用槳去分,更不忍挺舟去沖,只有停在荷中,停在這四面芙蓉、八面香霧里。

   “醉折嫩房和蕊嗅,天絲不斷清香透。”沒(méi)有飲酒,荷香卻讓我有了幾分醉意。采了蓮蓬剝而食之,又囑老鄉將龍井嵌入荷瓣,待茶融進(jìn)荷香,再用紫砂浸出,即使文君邀飲,玉環(huán)捧盞,也不去了。

   安放好龍井,歸舟登岸。過(guò)了垂釣園,走向南面那個(gè)更大的荷塘。遙遙地,只見(jiàn)一片翠碧,綴著(zhù)千朵萬(wàn)朵的白荷紅荷。一些不知名的鳥(niǎo)兒或俏立在荷花上,或安臥在荷葉間。正向前去看荷上那鳥(niǎo)兒的俏姿,一對蒼鷺猛然從荷里飛了起來(lái),尖尖的喙,長(cháng)長(cháng)的頸,扇動(dòng)著(zhù)寬大的羽翼,翩躚上下,荷葉蓮花也隨之晃動(dòng)了起來(lái),那“矯若游龍”未曾得見(jiàn),這“翩若驚鴻”就展現在了荷塘上。

   往昔的不毛之地,如今變成了豐饒的水鄉。水鄉里這萬(wàn)畝荷塘,送來(lái)了十里荷香,沐浴在荷香里,忘卻了歸路。

   (中國書(shū)法家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,濰坊市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、書(shū)法家協(xié)會(huì )名譽(yù)主席王慶德寫(xiě)于2004年夏,濰坊日報社全媒體記者郭超整理)

 

  濰坊日報社全媒體記者: 郭超/文鞏建國/圖
 

責任編輯:陳曉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