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A+ A-

一個(gè)有愛(ài)的故事

來(lái)源:濰坊新聞網(wǎng)   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6-28 17:57:54

  濰坊日報社濰坊融媒訊  6月21日上午,王立(化名)和“奶奶”呂峰來(lái)到濰坊高新區(上海)新紀元學(xué)校,向校長(cháng)徐昕和老師代表送上錦旗,還捐贈了一些書(shū)籍以示感謝。這是記者第二次見(jiàn)到王立,在兩次采訪(fǎng)之后,這份“感謝”背后的感人故事逐漸清晰。

  初見(jiàn)王立,是在一個(gè)陽(yáng)光刺眼的午后。在奎文區益壽堂養老服務(wù)中心,這個(gè)16歲的男孩,一頭短發(fā)、眉清目秀,一米八幾的個(gè)頭,十分顯眼,他和院里的人都很熟絡(luò ),偶爾會(huì )和人搭個(gè)話(huà)幫把手。

  這里是王立的“家”,他在這里已經(jīng)生活了8年。不久前中考剛剛結束,王立暫時(shí)從緊張的學(xué)業(yè)中抽身出來(lái),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情。提起剛剛結束的中考,他只說(shuō),感覺(jué)考得還不錯,說(shuō)得更多的,則是對呂奶奶和學(xué)校老師的感謝。

  安家養老院

  王立和“奶奶”呂峰的故事始于一次走訪(fǎng)。

  2013年,時(shí)任奎文區東關(guān)街道葦灣社區書(shū)記的呂峰因為工作關(guān)系到王立家中走訪(fǎng),那是他們第一次見(jiàn)面。沒(méi)人能想到,這次見(jiàn)面會(huì )將他們的人生綁定。

  那一年,王立5歲,母親因病生活不能自理,父親一時(shí)不知去向,母子倆在孩子姥姥的拉扯下艱難度日。

  麻繩專(zhuān)挑細處斷。就在王立讀二年級的時(shí)候,姥姥的離世讓這個(gè)家庭徹底失去支撐。彼時(shí),呂峰也已從社區崗位上退休,承包了養老中心,在得知情況后,毅然將王立和母親接到了養老中心,直到現在。

  一開(kāi)始,呂峰帶王立外出,很多人會(huì )問(wèn),這個(gè)孩子是誰(shuí)?呂峰一時(shí)不知如何介紹。她征求王立的意見(jiàn):以后別人詢(xún)問(wèn)的時(shí)候,我就說(shuō)你是我孫子,行嗎?王立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沒(méi)有說(shuō)話(huà)。

  王立失去了照顧他的姥姥,卻有了一個(gè)疼愛(ài)他的“奶奶”,也有了一個(gè)新“家”。

  住的問(wèn)題好解決,王立的上學(xué)問(wèn)題著(zhù)實(shí)讓呂峰頭疼。王立一直在附近一所公辦小學(xué)讀書(shū),但是呂峰還是希望把他送到寄宿學(xué)校上學(xué)。“一方面,這個(gè)孩子有點(diǎn)頑皮,需要一個(gè)相對嚴格的教育環(huán)境,養老院并不是一個(gè)好的選擇;另一方面,我身體不太好,還有養老院的老人需要照顧,實(shí)在沒(méi)有額外的精力照顧他,就想讓他就讀一所寄宿制學(xué)校。”呂峰說(shuō)。

  王立母子除了每月1006元的低保,再沒(méi)有其他收入來(lái)源,吃住全靠養老院提供。寄宿學(xué)?;径际敲褶k,學(xué)費是一筆不小的開(kāi)銷(xiāo),生活尚且如此,更別提去寄宿制學(xué)校讀書(shū)了。

  有沒(méi)有民辦學(xué)??梢詼p免學(xué)費,哪怕一部分也好?呂峰決定為王立爭取一下。在托遍親友聯(lián)系了幾所學(xué)校后,濰坊高新區(上海)新紀元學(xué)校校長(cháng)徐昕告訴呂峰一個(gè)好消息,孩子可以在新紀元上學(xué),而且免除學(xué)費。

  入讀新學(xué)校

  從三年級開(kāi)始,王立轉入濰坊高新區(上海)新紀元學(xué)校學(xué)習。他給校長(cháng)徐昕的第一印象是:性格靦腆、不善言辭、眼神閃躲。

  對于這樣的孩子,學(xué)校要付出更多的關(guān)愛(ài),徐昕召集班級里的老師們開(kāi)會(huì ),要求大家對王立的家庭情況務(wù)必保密,把他當成一個(gè)正常的孩子看待,營(yíng)造一個(gè)正常的教育環(huán)境。

  秦鵬是王立小學(xué)時(shí)期的班主任,在王立身上付出了很多精力。剛轉校時(shí),王立學(xué)習成績(jì)差,上課很吃力,秦老師課上重點(diǎn)關(guān)注,課下常常補課,一點(diǎn)點(diǎn)提升王立的學(xué)習興趣和成績(jì),一段時(shí)間以后,王立開(kāi)始在課上主動(dòng)舉手回答問(wèn)題,“感覺(jué)孩子在慢慢變好,內心里替他高興。”

  王立的學(xué)習成績(jì)能夠快速提升,更重要的原因,是秦老師在生活上、精神上的關(guān)愛(ài),就像學(xué)校的辦學(xué)理念——管人的力量遠比不上關(guān)心人的力量。

  提起以前的相處,秦老師說(shuō),不能去改變一個(gè)孩子的內心,但是可以主動(dòng)走近他、了解他。有時(shí)候,秦老師會(huì )帶王立回家,給他改善伙食,幫他輔導作業(yè)。周末,一起在虞河邊騎行,他們會(huì )聊人生、聊未來(lái)……

  進(jìn)入初中,王立有了更多參與學(xué)?;顒?dòng)的機會(huì )。辛毅和陳英浩兩位老師先后擔任王立所在班級的班主任,她們對王立的評價(jià)是:積極、人緣好、表現欲強,但心思比較重。

  相比學(xué)習,辛毅老師更擔心王立的心理健康,只要留意到他有心理上的波動(dòng),不管多忙都會(huì )抽出時(shí)間為他疏導。

  整個(gè)初中階段,王立主動(dòng)擔任班級的體育委員,還是學(xué)校各項活動(dòng)的主持人,并取得了一項編程證書(shū),成為他中考的加分項。

  人生下一程

  多年來(lái),呂峰不管工作、生活多么忙碌,也要不斷督促王立學(xué)習,她說(shuō),看到王立,時(shí)常想起自己的經(jīng)歷。

  9歲時(shí)母親去世,14歲時(shí)父親去世,呂峰成了孤兒,不得不跟隨親戚生活,面對每天繁重的勞動(dòng),學(xué)習成了呂峰唯一的寄托。

  20世紀70年代,國家恢復升學(xué)考試,呂峰通過(guò)中考,考上了高中,不幸的是,在生活的壓力下,半年后選擇了退學(xué),這也成了她一生的遺憾。自己失學(xué)的經(jīng)歷感同身受,讓呂峰格外心疼王立。

  每逢周末或是假期,王立從學(xué)校返回養老院,呂峰都會(huì )帶他回家,給他做好吃的,陪他聊天。“我們一家人都很喜歡王立,他早就是我們家的一員。過(guò)年的時(shí)候,我們也會(huì )一起帶著(zhù)王立出門(mén)拜年掙壓歲錢(qián)。”呂峰說(shuō)。

  2019年,因為乳腺腫瘤,呂峰做了手術(shù),這幾年身體一直在恢復當中,照顧王立有些力不從心。呂峰的兒子主動(dòng)承擔起照顧王立的責任,平時(shí)周末節假日返校接送,回家的日常都照顧得盡心細致。

  在一個(gè)大約70厘米長(cháng)、50厘米寬的冊子里,呂峰細心保存著(zhù)王立從小到大獲得的證書(shū)和獎狀,這是一個(gè)孩子的成長(cháng)歷程,也是一個(gè)“奶奶”愛(ài)的方式。

  在呂峰看來(lái),王立內心很敏感,雖然不善表達,但是他能感受到大家對他的愛(ài)。在采訪(fǎng)中,王立說(shuō),感謝呂奶奶和學(xué)校老師,感謝幫助過(guò)他的每一個(gè)人,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進(jìn)入高中繼續努力學(xué)習,將來(lái)成為一個(gè)對社會(huì )有用的人,也會(huì )盡自己所能回饋社會(huì )。

  兩個(gè)月后,王立將開(kāi)啟他的高中生活。濰坊高新區(上海)新紀元學(xué)校高中部也將接過(guò)愛(ài)的接力棒,把新紀元教育集團博愛(ài)的精神傳遞下去。

  現在,王立正在享受短暫的假期,呂峰則忙著(zhù)為他接下來(lái)的升學(xué)做準備。

來(lái)源:高新融媒

責任編輯:陳曉芳